东乡族百科

广告

洋芋是东乡人的命蛋蛋

2011-12-15 18:25:32 本文行家:muhammedmusa

洋芋是东乡人的命蛋蛋洋芋和东乡人一样,自落户千旱贫瘠的东乡山区,在这块厚重的黄土地上相依为命,经历千百年风雨沧桑、年复一年、生生息息。就说洋芋,自传入亚细亚的撒马尔罕的撒尔塔部落后,在这块土地上吸收水分、吸收养料、沐浴太阳,繁衍很快,整个部落与周边兄弟民族广收博种,受到广泛喜爱,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品。自东亚蒙古民族兴起,在马背上定天下的当年,金戈铁马挥师东西,占领东部众多民族地域,鲸吞弱小

洋芋是东乡人的命蛋蛋

  洋芋和东乡人一样,自落户千旱贫瘠的东乡山区,在这块厚重的黄土地上相依为命,经历千百年风雨沧桑、年复一年、生生息息。
  就说洋芋,自传入亚细亚的撒马尔罕的撒尔塔部落后,在这块土地上吸收水分、吸收养料、沐浴太阳,繁衍很快,整个部落与周边兄弟民族广收博种,受到广泛喜爱,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品。
  自东亚蒙古民族兴起,在马背上定天下的当年,金戈铁马挥师东西,占领东部众多民族地域,鲸吞弱小国家,扩军充兵,弯弓射大雕稳住中国北方、东方及西部后,野心勃勃的蒙古贵族本兵向西,蒙古铁蹄以锐不可挡之势冲锋闯人西域,逼紧撒马尔罕,摧毁撒尔塔部落,广大的土地沦为蒙古入的天下。蒙古贵族为其长期统治与占领的战略需要,迫使许多不同信仰、不同民族部落的民众打破原始格局,向东迁徙,分散各地,化小对其统治的仇视和对抗,也利用矛盾相互抗衡,减少对统治者的或明或暗威胁。又为了对付中原民族,把不同地域和肤色的人划分等级。西域迁徙过来的部落民族统称色目人,把他们加在蒙古人与中原汉人中间、相互双重制约。在夹缝里生存使经济文化教育相对落后。
  蒙古军队征服西域部落撒尔塔人的一支,迫使他们东迁到甘肃省河州地区的东乡,向东对兰州、陇西,向西对凉州、西宁,屯垦放牧,被蒙古军队称作探马赤军。蒙古人从战略上考虑,让他们留守在四面临水,中间高突的黄土坡上,平时耕牧自养,战时成为随时可调遣的后备军。从撒马尔罕迁过来的这些撒尔塔人,具有很强的凝聚力,他们坚信自己的信仰,坚守自己的习俗,坚守自己的民族语言,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民族群体自东迁后,在不同的年代,又有许多寻觅亲属的撒尔塔人和伊斯兰文化的交流传播者来到东乡地区,定居融汇传播交流伊斯兰文化,有的娶亲坐家,编人居民户藉,放牧农耕,和周边兄弟民族和睦相处。尽管生存条件严酷,但他们不畏艰难,立足扎根繁衍,一代一代传承在这方纯真厚实的黄土地上,成为如今中华民族大家庭中五十六朵花中的一枝。

洋芋大丰收洋芋大丰收


  那洋芋传播到东乡地区后,适宜了这块黄土地,这是天公作美,还是人为或是天意的巧合。在东乡这块贫瘠干旱的土地上,海拔在2000米左右,山坡层叠,阴山阳坡交替,日照长,通风透气性好,土质松散,地温四季分明,一般情况适合洋芋吸收水分湿气,是非常适宜洋芋生长的自然条件,又处在当今科学测定属无公害、无污染农作物生长带上。种植上分早迟两季洋芋。那黄土地蕴含的无极微量元素更是洋芋营养丰富,苍天毕竟要养人,这里夏田不成秋田成,是风调雨顺的丰收年还是苍天发怒、吝啬得不降雨露的干旱年,那洋芋的产量有多有少,块很或大或小,阳坡不成阴山有,见苗三分收,土地不亏待人,多少总是有产出,“勒则给” 有薄有厚的事。小麦、豆类颗粒无收,但那洋芋还是养育了这方生灵。
  东乡人和洋芋有特殊的感情。
  有一个民间传说,说东乡族的英雄米拉尕黑为国出征抗敌,在保卫京畿的战役中,仗打得非常吃紧的时候,后续粮秣未跟上,在克敌制胜的关键时刻,统帅米拉尕黑一筹莫展,他的坐骑战马前蹄刨土觅食,以嘶鸣报告战将们挖出久藏地下人未识的块茎洋芋,补充了军粮马料,打败了人侵的敌人,赢得了战争的胜利,拯救了城堡、国家和人民。
  蒙古人迫使撒尔塔人东迁时,他们在马背上驮着《古兰经》,驮着洋芋种,千里迢迢带到了住地,作为吃粮,作为马料,种植繁育扩大,成为人畜的命蛋蛋,从那时传授到现今,相依为命、情真意切、难分难离。近数十年,文化科技进步发展,人们的生活要求不断提高,对饮食更加重视了,经省上和国家部委鉴定绿色食品时,东乡县产洋芋一路领先夺冠,云盖华冠。有位熟悉东乡地区的科学家说东乡洋芋是直接人厨的最好食品,无须弄巧加工精品,就这样成块加工吃是营养最丰富的可口食品。
  有人把洋芋唤作蔬菜,这话也对,洋芋这物看起来物小,种于土长于土,散发着泥土的芳香,有相当的包溶性,和什么味道都能合得来,贫贱富贵它不分,酸甜苦辣腥咸都适宜。经勺子匠的分拨,合理烹饪.绞到一块,干炒、汤渗清蒸都鲜味爽口,卓然超群百吃不厌,那滋味别具一番风韵,让人常思念,在大排当餐厅饭庄或人家庭院,处处有它的踪迹,香味袭人,大腹便便的老板们,吃饱了,摸着肚皮,啧啧赞口不住哩、对洋芋爱而不释呢。有位当高干的领导,对烧烤洋芋铭记于怀,回乡时第一顿饭就是吃煮洋芋。
  有人把洋芋算作主粮,这话也不错,当年生产队作业分配口粮时,一斤小麦或是玉米可顶替五斤洋芋,换句话就说五斤洋芋换一斤主粮,咱东乡产的洋芋可不同别地方,那洋芋含淀粉足、营养相当丰富,没有麻辣怪味,人吃了骨硬体胖,精力足,男俊女美。牲畜吃了长膘力大。东乡人的洋芋外地人来兑换,一斤小麦只换二斤洋芋还不愿意呢。在东乡县的山区,过去吃粮以洋芋为主,那些小伙子们穿的单薄,可体质个个硬棒,脸蛋黑里透红,体格健壮,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哩。人的先天智商高而聪明。那些女娃们高挑个儿粉嘟嘟的脸蛋,漂亮又好看,说话声脆音亮,没有嗓音间泥泥囊囊的,原前捡地耳、挖野菜,很不起眼,可嫁到城里,她们个个亮豁,比起当今城里台上表演时髦模特更胜一筹。听奶奶们说东乡人生这些男娃女娃时其中体现一个家庭的清净与懒堕。就拿捏正月头上的洋芋地耳包子,老人们嘱咐捏包子讲究的褶褶哩。俗话说:“有肉的包子不在褶褶上”,可那捏的嘴嘴褶褶东乡人认为相当关紧,提高嘴嘴会使生出的杂娃,尕妮哈的脖颈长、个儿大、体形美,穿衣系领子合体好看,尤其是女娃子,长旗袍一穿,高领衣管住美项,碎步走路,像春风摆柳一般,袅袅娜娜。包子捏的没看象,生儿育女短颈短腿粗脖子,睡觉不用枕头,呼噜打得连天响,不要说难看,男娃作不成亲,女娃嫁不出门。
  东乡人自古以来,对洋芋有多种吃法。
  锅里煮洋芋。秋后的洋芋满山满坡盛开白花,地愣上野葱花芳香,此时,从地里掏出的新鲜洋芋放到锅里穹熟,揭开锅盖时馨香扑鼻,满锅是散开的牡丹花。记得有位国家领导人到东乡县视察,县上准备了穹洋芋,端上桌子,那位领导见了非常高兴,在品赏中动情地说,这就是你们东乡县的宝贝啊,这种馨香味全国不多,作为品牌,打出去效益会很好。东乡县 1500 多平方公里的黄土坡,据县上管农业的领导说,每年产出数十万吨洋芋,销往香港、上海等大城市,供不应求,获得很高声誉。青椒炒洋芋块、红椒青葱炒,洋芋条条加羊肉、牛肉块,切片炒等五花八门。有滋有味、清香四溢,让人吃得舒服得劲。如今城市农村也用到排场头面地方。
  炕灰烧洋芋。早上,长辈们去上寺做礼拜,家里的主妇们随之起床,在滚烫的炕灰里埋洋芋,烫灰拨开放进后,用棍棒稍加搅动后,过上半个时辰,那洋芋就烤熟了,掏出装到竹筛子里,用口吹掉灰尘,滚烫冒热气,好吃极了。吃洋芋刮三炮台碗子茶,好不可人可心,相应成趣,舒坦得很。
  地头烧地锅锅。大凡野外吃洋芋,多半是地头烧地锅锅。曾下村驻队的省州干部和插队知青,已过二十多年了,时值今日,仍恋恋不舍,深情不忘。秋收挖洋芋时,层林尽染霜叶红,淡雾薄薄罩山野。东乡人忙于地头农活,抢时间搞秋收。于是从家里背上柴草。风吹日晒人意好,就在地头塄坎上挖-个锅灶,在安放锅口处用干土块堆砌底大顶小的百孔“宝塔”,封顶后用柴草点火猛烧透逸宝塔,炎炎烈火,袅袅青烟,柴火噼啪爆响,待土块烧得嫣红火烫时,即到下料烧洋芋的火候,先掏出灶堂内的柴灰燃物(免得洋芋皮染黑),堵死烧火门,再敲开塔顶土块,一面用木棒敲碎土块,一面向里装洋芋,装满荡平后,用湿土厚厚封住焐严,不让灶热外传。半个小时,洋芋熟了,从灶门处开挖掏出,那洋芋外皮黄灿灿内中白透明,烧得熟透,散发诱人清香,有巧夺天工的浑然野味的香气,好吃极了。如今已把东乡洋芋的地锅操作用于大雅之堂。
  土生土长的东乡人和土生土长土的洋芋相依为命,成为开发西部的亮丽的风景和野餐美味,极具充实浪漫的诗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