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乡族百科

广告

试析《古兰经》的两世论

2012-02-14 22:45:22 本文行家:muhammedmusa

中国穆斯林的“两世吉庆”观源于(古兰经》。这部伊斯兰教经典在多处阐述了”今世”是美好的,人们应追求充实的生活,既不要禁欲(望),也不要纵欲;“后世”的“天堂”是今生行善者的‘’永久居所”,火狱则是今生做恶者的归宿。《古兰经》用“两世论”鼓励穆斯林为获得“两世吉庆”而奋斗不息:重视今生,放眼未来,安分守中,行善止恶。这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试析《古兰经》的两世论──兼论我国伊斯兰教的两世吉庆

陈晓虎

回族研究,1997.4


     
伊斯兰教的两世论是其宗教伦理思想的主要组成部分。从总体上看,伊斯兰教更加注重后世。当然,不能据此说明其排斥今世。伊斯兰教对于今世的态度是积极的,认为今世是通向后世的桥梁.“今世不可恋.而不可不干,后世不可避,且不可远。” 【1】《古兰经》以“你应当惜真主尝赐你的财富而营谋后世的乐园,你不要忘却你在今世的定分” 【2】(28:77)的原则,在诸多章节中阐述了其两世论。

抱紧古兰……

      一、《古兰经》的今世论
      1
.今世是美好的 “今世”即“现世”,阿拉伯语称“顿亚”( duniya)。伊斯兰教既是出世的宗教,也是入世的宗教。它与别的宗教,特别是佛教、基督教不同。佛教认为今世“苦海无边”,只有修性成佛,才能“回头是岸”;基督教认为今世是“人类赎罪的日子”,不可情迷意乱。而伊斯兰教在构筑后世天国幸福的同时,并没有否定现世的幸福,且认为现世的幸福是具体、形象、生动的,只是告诫人们不要过分。《古兰经》讲:“你应当吃、应当喝,但不要过分,真主确是不喜欢过分者的”(7:31)
     
伊斯兰教认为今世的生活确实是美好的。《古兰经》中有很多这方面的描述。如“今世的生活,就像是从云中降下雨水,地里的禾苗,即人和牲畜所吃的东西——就因此而繁茂起来。直到田地穿上盛装,打扮的很美丽,……真主召人到平安的住宅,并引导其所欲引导的人走上正路。”(10:24-25)“这里有园圃和源泉,有庄稼和具有纤细的肉穗花序的椰枣树,你们精巧地凿山造屋。你们应当敬畏真主,应当服从我。”(26:147—150)“我说,你们应当向你们的主求饶——他确是至赦的——他使丰足的雨水降临你们,并且以财产和子嗣援助你们,为你们创造园圃和河流。”(71:10一12)显然,伊斯兰教为穆斯林铺设的今世是充满着自然情趣和恬淡宁静的。有田地、有庄稼、有园圃、有财产子嗣等。人们只要勤劳肯干,精益求精,不贪图享受,这种现世的幸福就能延续到后世,且成为进入天园的通行证。正因为如此,伊斯兰教禁止人们消极避世,不主张深山隐居,出家修行,鼓励人们面对美好的现世,去耕耘【3】。《古兰经》在《铁(哈迪德)》章中针对一些禁欲主义者和悖逆真主的人要求出家修行的情况,颁降了如下经文“他们自创出家制——我未曾以出家为他们的定制——他们创设此制……”(57:27)
      2
.今世幸福是短暂的,需格外珍惜今世生活固然美好,但《古兰经》提醒人们不要迷恋于短暂的顿亚(今世),也不要因过于贪生而忘恩负义,因为永远的阿黑勒提(后世)有令人神往的天园幸福,有伊斯兰文明的终极情怀:“你们应当知道:今世生活,只是游戏、娱乐、点缀、矜夸,以财产和子孙的富庶相争胜:譬如时雨,使田苗滋长,农夫见了非常高兴,嗣后,旧苗枯槁,你看它变成黄色的,继而零落。”(57:20)此段经文意指尘世是古今的一大戏场,而人们为了功名利禄,则有着双重身份:时为看戏之人,时为演戏之人。有时痴迷、有时装傻。但只要是戏,就难免‘有聚有散,有生有死,有乐有苦,有客寓有家业” 【4】,因此,穆斯林不要不择手段地及时行乐,而要以平常心处之,以真主意欲的善行和公道对人类社会作出奉献。
     
据《古兰经》的说法,今世既然是一场短暂的游戏,那么今世的幸福如财产、妻室、几女等只是“装饰”(18:46)、“浮利” (8:67),因而“只是欺骗人的享受” (57:20),是“一种暂时的享受”(13:26)。更何况,人一旦死去,则“富贵带之不去。” 【5】,所以,人们不要过分地看重今世之“适口珍馐,炫体绮锦” 【6】,更不要沉缅于醉生梦死、花天酒地的俗界生活,也不要炼丹求仙渴求长生,一切理应顺其自然。穆斯林对既得的幸福不要迷恋,也不能挥霍,需格外珍惜,并利用人生在世的短短几十年,力行善功、多做善恶贴体之事,多为他人谋福求利,不坑人、不害人、不损人。这样才能换取后世的幸福,才能为自己短暂的人生留下永恒的美赞。
     
总之,伊斯兰教所倡导的今世幸福,既不禁欲也不纵欲,而是一种充实的、有条件的、有节制的幸福。这就使人们既不陷于恣情纵欲的享乐主义泥潭,又不至于因压抑自己的欲望而扭曲人性。正是基于这一点,《古兰经》对穆斯林在今世生活中所要遇到的一系列问题,如婚姻、财产、君长、友道等,进行了详细而周密的规劝和指导。
     
二、《吉兰经》的后世论。
      1
.末日——今世的终结日和后世的开端日伊斯兰教认为整个现实世界终将有一天要全部毁灭,毁灭后经过真主的大调整,所有死亡的人将进入另一个复生的世界,今世终结后世开始。其中毁灭的那一日就是 “末日”或“复生日”,进入的另一个世界就是设有“天园”和“火狱”的“来世”,也叫“后世”,阿拉伯文称”阿黑勒提”(Ahirat)。关于末日来临的迹象,《古兰经》做了许多生动且形象的描写。主要散见于如下章节中:6:31,7:187,10:50,12:107,16:77,20:15,20:102-103,22:7,22:1-2,22:55,27:87,31:33,33:63,36:48-50,39:68,40:59,43:66,47:18,54:50,55:26-27,56:4 一7,69:11-16,75:9,77:7-13,79:46,101:1-11等。在现世生活中,活人总喜欢讨论缥缈的后世,对于宗教教徒尤其突出。先知穆罕默德在传教的过程中,要求皈依教门的穆斯林“信真主,信末日,信天使,信经典,信圣人”(2:177)。既然信末日,那么末日在什么时候来临?来临时有什么迹象?人们可不可以逃脱此劫等问题,将会象千年不解的“斯克芬斯之迷”一样为穆斯林们所诘问。为此,《古兰经》要从诸多层面而且更多的是要从宗教的神密性出发来解答这些疑问,以确保穆斯林信仰的坚定性。
     
按伊斯兰教的说法,首先,末日来临的具体时间是不可知的。因为真主掌管着"艾卜(未来)的钥匙”,至于哪一天哪一日来临,“只有真主知道”(6:59— 73),众人是不可知的。真主将按“预定的时候”“突然降临”(7:187),或“只在转瞬问,或更为迅速”(16:77)“或许是很近的。” (33:63)其次,末日来临时有征兆。当伊斯拉非天使奉安拉之命吹响号角,那时整个太阳系将全部瓦解,人们看到的将是苍穹破裂,海水泛滥,大地震动,群山消逝(69:11-16)日月相合(75:9)、孕妇流产,人似醉汉(22:2),朋友相互仇视(43:66),亡人出墓复活(22:7)等。另外, “太阳从西升起是末日的征兆” 【7】,“女人生的孩子成了她的主人是末日的前兆,下等人成了民众的首领是末日的前兆” 【8】,“愚昧泛滥,知识衰竭,淫乱陡增,酗酒成风,男人减少,女人增多,……这就是末日的征兆” 【9】。最后,末日来临时,真主将拿去四件事,据《布哈里圣训实录》记载,有一位信徒曾问穆罕默德圣入:“末日何时来临?”他说‘当信念丧尽的时候,你就等着末日吧!”又说“末日来临的时候,真主将拿去四件事:第一,拿去大地上的吉祥;第二,拿去人们的爱心;第三,拿去法官的公正.;第四,拿去妇女的廉耻。
     
当复生日真正来临时,所有死去和活着的人都将接受真主最为迅速、最为严格、也是最为公正的审判和清算。这一日“任何人不能替任何人帮一点忙,任何人的赎金,都不蒙接受,说情对于任何人都无裨益,他们也不获援助”(2:123),经过真主审判之后,他们还须通过架在火狱上的一座桥,这桥细如牛毛,快如利剑。生前信伊斯兰教且行善者,方可顺利通过,进入“那下临诸河的乐园。而永居其中”(4:13),不信伊斯兰教且做恶者则通不过此桥而“掉入火狱,永居其中”(4:14)。
     
      2
.天园——后世的权乐境地天园,阿拉伯语称”占乃提”(Jannat)亦称“天堂”和“乐园”。是伊斯兰教所信仰后世的极乐境地,是真主对信仰伊斯兰教并行善者的最后报赏,也是所有穆斯林追求的最理想的归宿地。伊斯兰教所美赞的天园的情形主要反映在《古兰经》的如下章节中:3:15,3:198,4:57,7:42-43,9:21,10:10,11:108,15:45-48,19:62,22:23,25:16,37:40-50,38:49-53,39:73,43:68-73,44:51-56,47:15,50:35,53:14-17,55:46,56:10-27,56:27-38,56:89,57:12,76:13-14,77:41-43,78:32-36,88:10-16 等。归纳起来,乐园幸福大约有三个特点:第一,绿树常年成荫,气候四季如春——“天园里树荫漫漫,流水潺潺”“四季不绝”(56:30-33),天园不仅环境优美,气候也非常宜人“他们不觉炎热,也不觉寒冷”(76:13)。可以说是四季如春;第二,四河源源不断,果实累累不绝——天园中有四条著名的河,永居天园的人将下临诸河,任其饮用,这四条河分别是水质不腐的水河、乳味不变的乳河、饮者称快的酒河、蜜质纯洁的蜜河(47:15),天园里还有常摘不尽的各种水果,其中有无刺的酸枣、结实累累的香蕉(56:28-29)、香甜可口的葡萄(78:31)、海枣、石榴等(55:68);第三,天园居民和平共处,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乐园中的人佩金质的手绸,穿凌罗锦缎(18:30),长生不老的僮仆轮流着服侍他们、捧着盏和壶与满杯的醴泉,他们有自己选择的水果,和自己所爱的鸟肉(56:17—18),还有白皙的、美目的、两乳圆润、年龄划一的少女做他们的妻子(78:32-33),天园中的人没有世俗的勾心斗角,而是真心的和平共处,彼此相安无事。他们在那里听不到“闲言”“恶语”和“谎话”,唯独听到的是“祝你们平安”(56:25-26),过着“无忧无惧的日子”(43:68),他们“毫不辛苦,毫不疲倦”(35:35)。
     
天园是人们梦寐以求的最理想的归宿,天国幸福也是穆斯林心驰神往的最佳幸福。在这里值得指出的是,伊斯兰教所宣扬的后世幸福论,实际上就是天园幸福论。天园到底是怎样的?虽然现实中的人谁也不能证实,但《古兰经》从世俗审美意识的角度对天园幸福进行了生动、具体而又形象的描绘,这在宗教伦理的意义上则往往能抓住信众的心,从而产生无比巨大的诱惑力。这种诱惑力能使教民在现实生活中积极向善,并与恶势力作斗争,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
      3
.火狱——后世的恐怖地带火狱,阿拉伯语称“纳尔”(Nar)亦译作“地狱”,是伊斯兰教所信仰后世的恐怖地带。下火狱是真主对那些以物配主者、罪孽深重者,图谋不轨者,行为诡诈者,阻止人念诵真主的尊名者,不信道者,作恶多端者等的最后报应【10】。《古兰经》以形象、生动、逼真的语词,对火狱进行了描述,使人读来胆战,听来心惊。这些描述主要反映在如下章节中:2:24,2:162,4:56,9:35,14:50,15:44,21:98,22:19-22,25:11-12,37:62-68,38:57,39:16,39:71,44:43-48,55:41-43,56:41-44,56:52-55,67:60,69:30-32,69:35-37,74:28,78:21-26,87:11-13,88:2-7,104:4-9 等。
     
火狱概括起来有如下特点:第一,火狱中到处是火。据《古兰经》讲,“火狱有七层,开七道门,每道门将收容被派定的一部分人”(15:44),他们的上面和下面都有层层的火(39: 16),火狱温度高干今世火力69倍,它以人和石头为燃料(2:24)。“它不让任何物存在,不许任何物留下”(74 :28)。第二,火狱设有多种多样的刑罚。如“烈火整天烧灼着他们的肌肤,烧焦一层后,另换一层再烧”(74 :29),“沸水将倾注在他们的头上、他们的内脏和皮肤将被沸水溶化”“他们将享受铁鞭的抽打”(122:19-21),“用烧红的金银烙他们的前额、肋下和背脊等”(9:35)。这些刑罚使火狱更加可怕和阴森。第三,火狱居民的生活极其恶劣。他们生活在“毒风和沸水之中,在浓烟弥漫之中,更无凉爽和舒适”(56: 42),他们以魔鬼头似的¥¥¥¥树(又译作“轧骨木”)的果实充饥,这些东西像滚烫的油一样在他们的腹中沸腾(37:64一66);他们将饮沸水和脓液(69:37),一口一口地饮,几乎咽不下去。第四,火狱居民的永久性。伊斯兰教规定:火狱的居民“将永居其中,不蒙减刑,不获宽限”(2:162), “他们每因愁闷想逃出火狱,都被挡了回去”(22:22),死亡将从各处降临他们,但他们永不会死,他们将永受折磨。
     
显然,《古兰经》关于“火狱”的描述,富有世俗性、逼真性、恐怖性等特点,这同对“天园”的描述一样,都是当时阿拉伯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的一种反映。从宗教的伦理功能来讲,它有时能起到和法律一样的威慑作用,从而使每个穆斯林不得不考虑自己后世的归宿。行善者会更加扬善抑恶,作恶者则会悬崖勒马,弃恶从善。这对维系社会的安定,约束人们的行为无疑会产生积极的效果。
     
三、两世吉庆论及其现实意义
     
世界上一般宗教都宣扬后世幸福论,伊斯兰教则有所不同,它既重视今世的生活,又重视追求后世的幸福。并鼓励穆斯林为获得两世的幸福而奋斗不息。《古兰经》讲:‘谁想获得今世的报酬,我给谁今世的报酬,谁想获得后世的报酬,我给谁后世的报酬”(3:145)。但《古兰经》对两世吉庆并非同等看待,是有轻重之剔、主次之分的。一方面从幸福的永恒性来看,看重后世幸福。因为今世幸福是装饰(18:46)和浮利(8:67)、娱乐、游戏、点缀(57:20),是虚幻的(3:14)、暂时的(13:26)、微不足道的(9:38),而后世的幸福才是更好的、更长久的(87:17),是永久的“乐园”和“安宅” (7:169)即真正的幸福。另一方面,从两种幸福的联系性上来看,伊斯兰教并不教人放弃今世的幸福而去纯粹追求后世的幸福。它认为今世的‘信道”与“行善”是通向后世的桥梁。在这个意义上,迫求今世的幸福是很有必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古兰经)多次强调“你们应当吃、应当喝”(7:31),“你们可以吃大地上所有合法而且纯美的食物”(2:163),“谁为主道迁移……在大地上发现出路和财物……真主必报酬谁”(4:10)。阿拉伯著名伊斯兰教学者艾哈迈德指出“伊斯兰教重视人生,反对弃绝现实生活,反对出家修行,提倡自食其力,反对独身主义,反对不劳而食。”【11】集中概括了伊斯兰教对今世幸福的积极态度。
     
我国的伊斯兰教伦理道德学说,是调和、吸收了儒家思想的产物,而儒家之学是“入世”的伦理之学,十分重视人的现实关系和利益的伦理观念【12】。据此,我国伊斯兰教对于穆斯林的精神生活、物质生活、个人生活、集体生活及个人心性的修养与社会人际关系等方面都持积极的态度。它把对今世幸福的合理把握与追求看成是得到后世幸福的必须条件。我国伊斯兰教从来不把人的正当物质享受、精神生活的满足,乃至两性之间合法的性生活看作是产生罪恶的根源。这符合《古兰经》的“不过分”而为之的教导。因此,我国伊斯兰教是不教人厌弃现实生洁的,即使面临巨大的天灾人祸也是如此【13】。值得注意的是:明代以来回族伊斯兰学者王岱舆、马注、马复初、刘智等人,用“以儒诠经”的形式,对以“现世幸福”为载体、“后世幸福”为目的的两世吉庆观进行了明析化和系统化。尤其注重合理追求现世幸福。特别是王岱舆在其著作《正教真诠“下卷”五篇十八章中,以“指迷归正,劝人作善,止人为非”的宗旨,阐述了穆斯林现实社会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社会之间的伦理规范的内容。说明我国伊斯兰教甚至主张苦行、隐修的苏非派,对人生、现实幸福、人际关系所持的态度是积极而执着的。
     
如果说《古兰经》的两世幸福论曾使穆罕默德引导广大的阿拉比亚人投入统一阿拉伯半岛的政治行动具有了宗教和道德上的合理性的话,那么对于当今我国穆斯林提高个体道德素养、追求现世幸福、营谋后世幸福,则具有无可辨驳的积极意义。
     
第一,重视今世,放眼未来两世幸福论要求穆斯林要立足现实,在短暂的今生,奋勇进取,以善行努力开拓,建功立业。胜不骄、败不馁、绝不悲观失望,消极遁世,也不虚度年华、碌碌无为。要珍惜岁月,光明正大,活得有价值有意义。
     
第二,为人处世,安分守中两世幸福论尽管要求人们在现实生活中要积极进取,但绝不是寸利必得、锚株必争,更不能损入利己、损公肥私,对祸福得失要想得开。《古兰经》讲:“真主使你们互相超越,你们当安分守己,不要妄冀非分”(4:32)。在对待物质生活的享受和对敌人的进攻以及拜中诵经等方面,《古兰经》规定“不要过分”、“应当寻求一条适中的道路”(17:110)。显然,两世幸福论给我们的启示是不过分贪恋红尘,穆斯林既要有向往后世幸福的现实感和超越感,又要有把握处世之度的厚德之性,否则会因偏妄而一事无成。当然,这种守中的思想也容易使人失去斗志而委曲求全,在某种程度上不利于人们个性的完善和社会的进步。
     
第三,以善为径。求取幸福号召行善是伊斯兰教的一个主要社会主张和伦理要求。因为行善与否是直接与人们能否获得两世幸搐相关连的。《古兰经》云:“自愿行善者,必获更多的善报”(2:184);“凡作恶而为其罪孽所包罗者,都是火狱的居民,他们将永居其中。信道而且行善者,是乐园的居民,他们将永居其中。”(2:81—82)在宗教中,善恶往往以因果报应的形式出现,即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伊斯兰教也不例外,它要人们以今世生活中的处处行善来换取来世的乐园生活。这样,善功就像一座桥梁,连结了今世生活和后世生活,从而使那些敬畏的人,坚忍的人,顺从的人,好施的人,在黎明时求饶的人,行善且信教的人都得到两世吉庆的“佳音”。(10:64)
     
综上所论,无论在物质生活或精神世界中,在社会交往或宗教领域内,“两世吉庆观”将消极出世与积极入世两种截然相反的生活态度,经中国文化的变移而巧妙融通,协调互用,呈现为一种独放异彩、别具风格的伊斯兰思想境界和处世原则【14】。其从客观上收到了自我修身养性,社会安定团结的良好效果。
      *******************************************************************************
注释:
     
【1】(回教与人生),《中国穆斯林)1984(3)。
     
【2】《古兰经》,马坚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本文所引《古兰经》文均以该版为
     
准。
     
【3】《古兰经百问》,陈广元等著,第68~69页,今日中国出版社,1994.9。
     
【4】【5】【6】《正教真诠》(明)王岱舆著,第137~139页,宁夏人民出版社,1988.5。
     
【7】【8】【9】《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埃斯坦勒拉尼注释,第123页,第124页,第225页,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12。
     
【10】《<古兰经>哲学思想》,杨启辰主编,第 68页,宁夏人民出版社, 1993.5。
     
【11】《阿位伯伊斯兰文化史》(第一卷),艾哈迈德著,纳忠译,第13页,商务印书馆,
      1982

     
【12】《伊斯兰与中国文化》,杨怀中主编,第569页,宁夏人民出版社,1995,l。
     
【13】《试析中国伊斯兰教的伦理思想》,罗万寿著,载《西北民族学院学报》,1993(1)。
     
【14】《古兰经知识宝典》,林松著,第232页,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9。

分享:
标签: 伊斯兰 两世论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文伊斯兰学术城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